顯密雙修及受持其戒律 初步測試版 || Teaching on Practice and Vows of Sutrayana and Vajrayana

目錄
    Add a header to begin generating the table of contents
    Scroll to Top
    Table of Contents || 目錄
      Add a header to begin generating the table of contents

      顯密雙修及受持其戒律

      怙主 果碩仁波切講授

      一般而言,(一個人)如果他是藏傳佛教徒,就會被認為是顯密雙修的佛教徒,也被認為是發心顯密雙修的弟子。就密法而言,也不光是西藏中國曾經也有過密法,另外,密法也有傳到蒙古及俄羅斯的一些地方,還有就整個喜馬拉雅山區來講,也是密法興盛的地方。就歷史上的日本來講,同樣也是密法興盛的一個地方。在日本,除了目前仍流傳的密法之外,東密的祖師空海的寝宮裡面,有密集金剛的佛像,這也表示無上瑜伽密法也曾傳到日本。

      我們會覺得自己是顯密雙修的弟子。所謂顯密雙修呢,是否僅是念一部顯宗的經,然後持一些密法語,這樣就認為自己是顯密雙修的弟子呢?光是如此是否即是顯密雙修呢?或者說是實修某一個法的修行者呢?,這也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去定論的。我們認為(自己)是大乘的弟子,那麼念誦一部大乘的經典,就會變成是大乘的佛教徒嗎?這個問題是要去好好思考的。

      從基本的層面來講,我們要作一個佛教徒呢,首先要具有一個出離心,另外在出離心之上,所修行的內容以菩提心來攝受,如此就能成為大乘的佛教徒。實修不是嘴巴上念一念就可以。

      以過去的歷史來講,密法在佛住世的時期並沒有廣泛弘揚。佛住世時、對大眾的傳法,主要還是小乘的內容,大乘只對少數有的弟子才宣說。至於密法傳授的對象,更是少數的少數。佛在傳授密法內容的時候,大都是以金剛持的形象來傳授的,因此受法弟子都是因具足的一些弟子。佛用口訣、訣竅的方式來傳授密法

      印度來例,很多印度的佛教徒注重小乘的修行,或者也可以講比較執著小乘的修行,對於大乘不是那麼有興趣。也出現過大乘佛說的講法。佛涅槃之後,後來寂天菩薩等祖師主張大乘佛說。這種情況在印度歷史上曾發生過。另外某些人他們也有另一種主張,認為大乘的修行就是非常廣大的,這樣一來對小乘就不具有很高的興趣,認為只有大乘的修行就足夠了,於是就比較排斥小乘。還有一些認為,我只要有顯宗的修行就足夠,並不需要密法的修行,還有一部分人認為密法是非佛說

      因此就大乘密法來講,從彌勒、文殊到後來的龍樹父子,因為佛住世的時候大乘密法的內容並沒有廣為弘揚,因此等到龍樹父子為大乘的義理與密法,作了更多的詮釋,闡明大乘密法的內容,世人才能逐漸認識大乘密法的不共與殊勝,消弭對大乘密法的偏見與誤解。

      西藏也有類似的情況,藏傳佛教有前弘期及後弘期等二段時期,在前弘期、後弘期中間的一百多年,佛法因造受刻意的破壞而衰落(朗達瑪滅佛的時期)。到了後弘期的開端,有叫做智慧光、功德光二位藏王以虔敬而堅毅的信念,甚至犧牲生命,終於得以邀請阿底峽尊者入藏,重新將清淨的教法弘揚於藏地。阿底峽尊者小乘大乘密法,這所有的內容有次地的作為一個人成佛的法門。之後的西藏大致依循道次地修行的過程,其開端就是源自於阿底峽尊者

      西藏的祖師–仁達瓦大師,他曾說過:「作為佛說的經典我們不能用“這是好的經”、“這是壞的經”,這樣用好壞來作分別是不對的。」另外,以“這是聲聞”、“這是獨覺”、“這是菩薩”,而生起分別教法高低的心念,這都是不對的。如果作這樣子的分別取捨,他認為犯了捨法罪。

      宗喀巴大師在廣論當中也有提到,作為整個佛法的修行而言,一切法門都是我們的實修法門,如果說因為分別小乘的法、大乘的法,而產生高低之分的話是不對的。作為小乘弟子也是一樣的,如果他對四諦十六行相的內容如果沒有產生定解,就有可能會捨棄大乘的法門,同樣的密宗的一些法門他也有可能捨棄。這就是因為對小乘教法的理解不夠的故。

      同樣作為菩薩的修行來講,有因乘果乘顯宗密宗。以顯密教法而言,一樣要理解,作為一位實修的人,任何一部佛經都是成佛的法門、成佛的方便,不能作“這是好的”、“這是壞的”、“這是需要的”、“這是不需要的”,這樣子區別對待。對於宗義上來講也是一樣的,“這是小乘的宗義”、“這是大乘的宗義”,然後認為一個是劣的,一個是優的好的。作這樣的區別也是不對的,這一切都犯了捨法罪。

      作為佛弟子,應該要理解佛所說的一切經,都是依據眾生、根器來說的,某些說法都是為了息滅輪迴的苦難,某一些法是針對利根的弟子而宣說,是為了成就一切遍智的果位。只要是佛說的都是成佛的法門,不能對教法作取跟捨。

      比如說我們要去一個很遠的地方,這個人的興趣是不高的,因此為了善巧的度化他,我們先指一個距離比較近的地方,說那個地方有很多美好的事情,景色也是不錯。這就如同聲聞的內容。到達這個地方之後,再跟他說,另外有個地方更為美好,就像是公園,這樣就如同大乘的法,因此佛所有的說法都是依照次第,善巧度化眾生的方便。

      敦巴曾經如此讚歎他的上師阿底峽尊者:尊者所傳授的教法都可以付諸實修。在座的各位都有聽過《菩提道次第廣論》的內容,廣論的內容即是將佛經的內容依循次第融攝,從如理依止善知識直至成佛的實修內容。總而言之,佛宣說的一切教法都是成佛的方法。因此應該要知道,所有的佛法都要當做自己實修之用,要知道如何作為道用。

      我們坐在四方形的坐墊上,可以修行所有的法門。這方形的坐墊有一種解釋是說:坐在上面可以修出離心的內容、菩提心的內容、空性的內容、跟密乘的內容,這就是方形坐墊的象徵的意涵。

      因此作為顯宗密宗的內容都用因跟果的方式來理解,它具有因果的次第。這個內容有二部經典《大釋》及《無垢釋》中有提到,就顯密來講,它是因跟果的次第。同樣作為密法來講,我們都知道,是要以顯宗的修持作為基礎。密法的修行,需要修持出離心菩提心,因此顯宗的內容,對於密法而言就是共同前行的基礎。

      顯宗來講,如同我們所知道的,主要的修行需要有發心,要發菩提心。行的部分來講就是六度(六波羅密多),這就是顯宗主要的內容。就密法而言,金剛頂髻密續當中也有提到,為了生命我們也不能捨棄菩提心,同樣的為求到達彼岸,也不能捨棄六度佛子行等修行。這樣可以看出來密法顯宗修行基礎的要求。

      我們在接受密法灌頂時候,需要受持菩薩戒與密戒,從這裡我們可以知道顯密雙修的重要性。廣論首先提到,道之根本是依止善知識,之後是所謂的修道次第是什麼,這都是我們所知道的。首先我們所需要的,就是要知道尋找一位大乘的具格的善知識,從感念恩德這樣的心情下去依止。之後所有的修行次第的展開。在密法中,對一位具格的上師,弟子要將其觀為佛金剛持。我們念誦課本的時候也有提到,上師具有四種身的性質,因此他是佛的總集、法的總集、僧的總集、本尊的總集,以這樣子總集的方式將上師觀為佛金剛持密法裡面是要這作這種觀想的,這也是我們所知道的。

      因此我們在念誦的六座上師瑜伽,其實也是將顯密的內容結合在一起。像皈依的部分、發心的部分,之後有四無量心,後面是發心,發心的時候有願菩提心、行菩提心。這些內容結合了廣論中依止善知識的內容,或者說在修行廣論依止善知識的內容的時候,是將密法的六座上師瑜伽結合在一起修的。

      如果是有接受過無上瑜伽密續本尊灌頂,儀軌的內容會有對佛金剛持、對上師的一些讚頌,讚頌結束之後就會有一些供養,叫做真實意的供養供養包含外的、内的、密的供養,之後有一些獻曼達的內容,再之後會有光明與幻身的修行。因此簡單的來看,顯宗內容與密法的內容彼此是結合在一起,而作實修。

      一開始是從小乘教法入門,在小乘所提到的 “苦集滅道”四諦,首先所提到的就是苦諦苦諦包含無常的觀修。從苦諦著手是因為我們需要知道自己的處境,了解目前自己的狀況是什麼。另外,我們的願望是離苦得樂,而且是希望究竟的離苦得樂,不是暫時的離苦得樂–時而快樂時而痛苦,這並非我們的願望。要究竟的離苦得樂,就需要依照道次第修持。

      我們從出生開始就面臨著死亡,生就是死的因。廣論中提到死無常的內容,從生這一刹這一切就是無常的,直至死亡的出現,這一切都有壞滅、死亡的性質。每個人都免不了一死。因此,廣論裡面就提到必死無疑的三個內容,再來說到死無定期,後面又說到在死亡的時候唯有佛法才有助益。

      去思維必死無疑的內容,就是我們一定會死亡,因此修行對我們來講是有幫忙的。其次,因為死亡隨時有可能出現,因此修行要從當下就開始。最後,在死亡的時候,只有佛法才有助益,因此我們的實修也只能選擇佛法。這些也都屬於死無常的修行。觀修無常非常重要。從對色法的了解開始,到最後成就一切智,這中間包含很多的內容。但是對色法的瞭解,是排在前面,它是對實際狀況的瞭解,並將其運用在自己的修行上,就是從觀修死無常開始,同時也包含暇滿難得的內容。

      觀修死無常的內容非常重要。猶如大悲心在修行的前、中、後都極為重要。觀修死無常也是如此。在開始修行的時候,觀修死無常可以策勵我們勇猛精進,在中間時候可能會有怠惰、散亂,觀修死無常會令我們警醒。觀修死無常在修道次第裡面所有的內容,令我們斷除對今生的執著。如果來世投生在地獄道、惡鬼道、畜生道,會有哪些痛苦?冷熱的痛苦、饑渴的痛苦、身不由己的一些痛苦

      在觀修死無常之後,是業的因果的內容。作為業的因果,包括因果不虛、善惡的因果等內容。之後需要我們去作懺悔懺悔是用後悔心、持戒心,對過去的罪業生起後悔、將來不再重犯的心情來持戒。之後就是上師瑜伽的內容,透過修持上師瑜伽,令自己的相續能快速成熟,這一點是很重要的。

      之後就進入了共同中士道。因為瞭解到輪迴的本質是痛苦,因此生起想要獲得解脫的心—出離心。其後就是上士道的修行。主要的內容是菩提心,其修法主要是七重因果、自他相換的內容。菩提心是為了一切眾生願成佛,但是只有這樣的發心是不夠的。就像我們要去某一個地方,只是有想法不行,還需要具體的行動—出發、前進。因此行菩提的內容—六度萬行的佛子行就必須付諸實踐。

      修持六度波羅蜜時,需要有三摩地的修持,如果沒有三摩地,任何一個六波羅蜜的修行,都不成為具量的修持。如同許多小溪流,要彙集成大河才會有力量。我們的心如同一頭瘋狂的大象,平常大都在分別、妄念中紛亂不堪,沒有辦法將心的力量集中在一起,因此需要以三摩地來調伏我們的心。三摩地的修習是定學,欲成就定學必須以戒學為基礎。

      修習三摩地時,除了要對治掉舉(散亂)沉沒(昏沉)等主要障礙,還要斷除對今生的執著,因此前面提到的觀修死無常就顯得非常重要。對於三摩地的修習來說,觀修死無常是其不共的因。

      在修止的時候,專注的方法有九種(註一),憶念有四種(註二)。經過如是的修習,可以修成身心結合在一起的定,或稱為三摩地。首先有心的輕安的產生,然後有身的輕安的產生。最後修成了三摩地。但只是有定的修成是不夠的,入定可以一百年,甚至一個劫。但是因為我執沒有斷除,出定之後煩惱還是會造作。因此煩惱帶來的痛苦還是難以避免的。所以經由三摩地的修行,雖然我們能夠生在有頂天,在輪迴最高的境界,但是等到出定之後,因為業報的關係,還是會墮落惡趣。因此斷除我執的修行是非常重要的,並且需要結合六智慧波羅密多的修行。

      (註一)九住心,指奢摩他的修習過程,通過這個九個階段的訓練,就可以進入心一境性,成就正定。

      九住心分為九個階段:內住、續住、安住、近住、調順、寂靜、最極寂靜、專注一趣、等持

      (註二)四運心:人的意念的生起有四個階段,(1)未念,意念尚未生起,但後面必會生起。(2)欲念,正在想生意念的瞬間。(3)正念,欲念正在生起。(4)念已,意念滅去。這四個階段總是在每一瞬間接續著,無有間斷,故稱四運心

      無我見非常重要,在佛經裡,是如何闡釋無我見?龍樹菩薩父子是如何詮釋遠離常見、斷見的方法,要如何了知中觀甚深見?,需要對緣起見有所認識。就如偈頌文所說“為了緣起見而精進努力”。同樣的,通過瞭解緣起見的義理從而安立中觀見。

      緣起見可說是最究竟透徹的見解,包含了離一及多等五大因(註四)的義理,具有猶如王者的力量。透過緣起見可以正確界定所破的認知。比如說一個寶瓶,如果對所破的認知不清楚的話,最後會變成這個瓶是找不到的、沒有的,變成一種斷見。如果想要沒有錯亂地去安立中觀見的話,用緣起見去了知中觀見是最好的。

      以認知而言,不管對現前的認知,還是總相的認知,要從自身經驗去掌握它。比如說我執是以什麼方式在執著的,我們認為它是自性而成的,自相而成的,這是我們的一種感覺。我們在經驗的層面,我見、我想的到底是什麼,對此內容的瞭解非常重要。就像非常恐懼時候,我們內心究竟是對何者感到恐懼?這種理解是非常重要的。要從我們自身經驗去理解它。此即為所破。如果說所破是寶瓶,它是一還是多,並不是那麼重要,我們的目標還是“我”,因此我在經驗的層面到底是什麼想法,我見、我想,是什麼樣的,這個才是重要的。

      以上就是共同道的修行。出離心菩提心、空正見,這些共同道的修行能具量是最好,如果暫時達不到則至少要有造作的的出離心等內容和經驗,之後就要進入密法。欲進入密法,就需要灌頂以及觀修儀軌。

      中觀共同五大因:金剛屑因、破有無生因、離一多因、破四句生因、大緣起因。《入智者門》中說:「於因觀察金剛屑因;於果觀察,破有無生因;於體觀察,離一多因;於一切觀察,大緣起因。即以四大因進行抉擇。」另外,對因和果同時觀察,為破四句生因。總之,由觀察角度的不同,有五大因之正理。

      我們處在末法時代,如果等到真正的出離心生起之後再進行下一步的話,就沒有時間修習菩提心,同樣的,如果菩提心沒有生起就不接受菩薩戒的話,那樣我們短暫的一生有可能就結束了。因為在末法時代,只要有造作的、或是說在經驗的層面有一些出離心菩提心、空正見、三摩地,就可進入密法。不然有可能沒有機會學習密法以及大乘教法。我們都說密法是無上甚深,比佛出世還要稀有難得,並且用曇花一現來比喻密法示現於世間的短暫。所以這一生能修行金剛乘是很聰明的選擇。

      作為密法的前行,對出離心菩提心空性正見慧作了聞思、實修,造作的經驗也已生起,然後就進入密法,接受灌頂。這樣我們就有機會去修習金剛乘教法的內容。當然我們的責任就變得更加重了,道次第每一項內容都要持續修習,另外,無上瑜伽密續的生起及圓滿次第也要去修。如果等每一內容都有所修證才進行下一內容,那樣就會失去串習修持稀有教法的機會了。因此這種選擇是很聰明的抉擇。

      欲趣入修持金剛乘教法,首先需要依止一位具格的金剛阿闍黎。在金剛阿闍黎座前,接受金剛阿闍黎的引導進入本尊壇城領受灌頂。特別是進入密集金剛大威德金剛勝樂金剛無上瑜伽密續本尊壇城,接受完整的大灌頂。如果只有隨許灌頂,或長壽灌頂,是不能修持無上瑜伽密續的生起及圓滿次第的內容。

      一旦獲得灌頂之後,持守密乘三昧耶就非常重要。因此密法所提到的戒律—密戒及三昧耶戒對密法的修行而言是最重要的根本。如果說在接受灌頂之後,有違背三昧耶的地方,必須以自入灌頂的方法來進行懺悔

      修持無上瑜伽密續,首先需修生起次第的內容,然後再修圓滿次第的內容。生起次第修法。首先行者需自觀為本尊,開始我們沒有辦法把自己完全觀為本尊,因此用勝解的方式來自觀本尊。這裡面有基道果的內容。基有三身,道有三身,果有三身。基的三身是道的三身的基礎,同樣的,道的三身是果的三身的基礎。最為主要來講,輪迴的根本是我執,要斷除我執,需要有無我見、空性見的理解。密續中有一個名詞叫業氣,或叫做業風。

      由於我執的習氣極為強大,行者若欲直接降伏我執,並非一蹴可及,密法善巧之處在於—了知我執跟所(坐騎氣、風)是一體二面,如果氣或者是風斷除之後,我執是沒有辦法發生作用的。密法就是從這裡下手,通過掌握氣跟風,從而斷除我執

      生起次第主要針對輪迴的三個過程—出生、死亡、中陰,透過基、道、果轉三身為道用的修持,中斷心識的續流繼續於輪迴中流轉,從基到道,再到果,生起次第的修習就成為圓滿次第的基礎。最後,在圓滿次第就有光明與幻身的修習。

      生起次第最後會結合死亡的光明去修習空性的內容。這一方面是止的修習,一方面是觀的修習。我們也可以先修止再修觀。所謂各別修持止觀的方法。如果是利根的、或是有宿世因的弟子,他可以先掌握空性的部分,然後進行止(三摩地)的修習。到最後進行止觀雙運的修行。止觀雙運修習結束之後,也就是微細、粗略的修習都圓滿了,之後進入到圓滿次第的修習。

      圓滿次第的部分就點到為止,不作詳細說明。第一步是身遠離,主要要掌握氣如何收攝於中脈。在語遠離,通過命力和金剛念誦的修法,讓進入中脈的氣把結打開。在修習心遠離的時候,由於結打開,就可以真實的修習死亡的過程—地大、水大、火大、風大的隱沒次第。之後俱生大樂生起,以此方便去證悟空性,依顯增得次序證得第一空、第二空、第三空,一直到最後的一切空。最後進入喻光明階段,圓滿次第的喻光明已經是進入加行道階段。得到喻光明後,就是有了微細的心、微細的氣,不淨幻身從中現起。經由修習達到現起不淨幻身,可以累積三大阿僧祇劫的資糧。哪怕只是對幻身有一些理解,也是可以累積無數的資糧。這裡的幻身稱為不淨幻身,主要是因為雖然幻身已現起,但煩惱的障礙還未斷除。

      不淨幻身的現起同樣需要顯教的基礎,就幻身來說有兩種,一種為世俗的、夢幻的幻身,另外一個是勝義的、光明的幻身。以光明的幻身來講,要以空性智慧作為基礎,得到(俱生)大樂現前。幻身除了光明的、空的層面,另外,小乘來講需要出離心的內容,大乘來講需要有出離心菩提心的內容。如果出離心菩提心不具足的話,幻身的因就沒有了,即失去了成立的基礎。幻身是為了利益眾生,從而現起為了成就眾生事業的應化身。如果出離心菩提心不具足的話,化身是沒有辦法現起的。密法是方便跟智慧不二的修法。從資糧來講,通過密法的修習可以迅速累積資糧;從斷除來講,通過修習,惡障可被斷除。這些都是金剛乘密法殊勝的地方。

      達到喻光明,也就是不淨幻身的階段,就開始死亡的隱沒次第。地水火風一層一層融入。在光明來講,是第一、二、三空到一切空的融入。最後不淨幻身融入光明當中。這裡所提到的死亡的隱沒次第,是指如同死亡般的隱沒次第,並不是說真實的死亡。光明是氣入中脈左脈右脈的遍行氣也融入中脈,於是剛才所提到的第一空、第二空、第三空、一切空現起,最後在感覺上是空性的覺受安住。所謂的空性,就是入、住、融都結束了之後,那樣子的一種光明境界就類似空性的境界。但是因為在這之前我們對空性還沒有瞭解,因此證悟空性還未能成辦。因此平常對於空性的內容需要多去聞思,有比較深入的瞭解。遍行氣入住中脈的時候,要有這樣一種起心動念,“我要經由這光明去證悟空性”。

      到了這個階段,我執賴以發揮作用的遍行氣已被掌握,我執就無法繼續發揮作用。如此以來,障礙就被斷除。一直到最後,所現起的光明變成勝義的光明,所觀的空性也是現觀空性,那麼以道來講是入了見道位,以地來講是成為初地。前面提到幻身分為世俗的幻身和勝義光明的幻身,這兩個幻身對應的就是世俗夢幻的圓滿次第跟勝義光明的圓滿次第

      在修習光明現起的時候,達到整個光明現前,是依照死亡的隱沒次第。接下來是隱沒次第逆行,由第五光明、近得、增、顯……,以逆行的方式一一出現,最後現起幻身。關於幻身的現起,有一個比喻是說如同水當中的魚那樣跳出來。魚本身就在水當中,它跳出來也是從水當中跳出來的。以幻身而言,由於原來所處的地方是光明,跳出來、所現起的也是光明的幻身,故此幻身就是清淨幻身。至此為止,就光明和幻身而言,是以個別分段的方式來修,之後會以雙運的方式來修。

      雙運的方式來修,後面是一樣的,以第一空、第二空、第三空、第四空(遍空)的方式,最後氣入中脈,而且入住心間的中脈,最後根本風(氣)跟支分風(氣)合一,也即達成光明和幻身的合一,此即為雙運。由此獲致金剛身,最後成就一切遍智的果位,這個果位也稱為報身密法稱之為七支合和身(註三)。從一地到十地就是如此依次第修習的。

      總之,密法修行的不只是念誦儀軌,還要包含出離心菩提心空性見等內容一起修習,才能稱之為顯密雙修。能值遇顯密圓融的教法,對於希求「為利眾生願成佛」的修行者而言,是極為稀有難得的。如果能如密勒日巴尊者一樣精進修持,是有即生成就的可能,即使無法完全做到,若能依法實修仍能生起深廣的功德。(全文完)

      (註三) 七支和合:1. 受用圓滿,2. 和合,3. 大樂,4. 無自性,5. 大悲週遍,6. 利生無間,7. 無滅。

       

      更多甘露教言
      More Teachings

      供曼陀羅法開示 初步測試版 || Teaching on Mandala Offering
      修心七義開示 (1) 初步測試版 || Teaching on Seven Point Mind Training (1)
      供曼陀羅法暨三主要道開示 初步測試版 || Teaching on Mandala Offering and three principle aspects of the path
      Jenang Initiation of Je Tsong Khapa Nepal 2022-03-22 || 三種姓合一宗喀巴大師隨許灌頂 2022-03-22
      六臂瑪哈嘎拉隨許灌頂開示 2021-10-24 || Mahakala Jenang Empowerment Teaching 2021-10-24
      Teaching on The Three Principal Aspects of the Path 2021-10-24 || 聖道三要開示
      怙主果碩仁波切74壽誕 || Kyabje Gosok Rinpoche 74th Birthday Celebration
      度母四曼達暨藥師八佛超渡法會開示 2021-03-21 於菩提法洲寺 || Tara Four Mandala and 8 Medicine Buddha Puja Teaching, 2021 at Yunlin Jangchub Choeling
      格魯神變祈願大法會開示 於尼泊爾 圓滿法洲寺 || Monlam Chenmo Teaching, 2021 Nepal
      度母四曼扎法會開示 2020-12-20 於台北佛堂 || Tara Four Mandala Offerings Puja Teaching, 2020 Taipei
      四百供法會開示 菩提法洲寺 2020 || Gyabshi (400 Offerings) Puja Teaching 2020
      怙主果碩仁波切 – 菩提法洲寺 大威德金剛火供法會開示 || Gosok Rinpoche Yamantaka Fire Puja Teaching 2020-08-16
      Gosok Rinpoche Teaching on 73rd Birthday for Toronto || 怙主果碩仁波切73華誕多倫多開示
      怙主果碩仁波切73華誕法會開示 || Gosok Rinpoche Teaching on 73rd Birthday
      7 point mind training || 修心七義教授
      金剛薩埵百字明修誦法開示 || Teaching on 100 Syllable Vajrasattva Mantra Practice
      修心八頌教授 || Teaching on Eight Verses of Mind Training
      如果根是毒,枝葉也是毒;如果根是藥,枝葉也是藥 || Teaching on Poison and Medicine
      真修行人每天必定會冥想死亡 || Teaching on Meditation on Death
      格魯大威德火供 || Yamantaka Fire Puja Teaching
      共修開示 || Teaching on Group Practice
      藏傳佛教修行次第 || Stages of Tibetan Buddhist Practice
      21 Tara Short Sadhana
      空性見教授——應成自續兩派中觀見簡介 || Teaching on Emptiness: Introduction to Middle Way
      怙主堪千果碩仁波切2016年中秋節開示 || Mid Autumn Festival Teaching
      怙主堪千果碩仁波切2015年中秋節開示 || Mid Autumn Festival Teaching
      佛法實修之道(二)——堪千果碩仁波切六秩晉六壽誕慶祝法會 || Path of Buddhist Practice 2
      堪千果碩仁波切於唐卡暨沙壇城展對工作人員的開示 || Teaching on Thangka and Sand Mandala
      佛法實修之道(一) ——4月7日大威德金剛火供法會開示 || Path of Buddhist Practice 1
      無量壽佛隨許灌頂法會開示 || Amitayus Empowerment Teaching
      《甘丹聖教增廣願文》講解 || Teaching on Aspiration Prayer for the Flourishing of Je Tsongkhapa’s Teachings
      不動佛隨許灌頂開示 || Akshobhya Empowerment Teaching
      大悲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大灌頂開示 || Thousand Arm Chenrezig Empowerment Teaching
      白瑪哈嘎拉隨許灌頂開示 || White Mahakala Empowerment Teaching
      尊勝佛母隨許灌頂法會開示 || Usnisavijaya Empowerment Teaching
      仁波切六秩晉五華誕祝壽法會對多倫多弟子開示 || 2011 Toronto Teaching
      曼陀羅表義——大威德金剛壇城所表義解 || Teaching on the Meaning of Yamantaka Mandala
      白度母如意輪火供法會開示 || White Tara Wish Fulfilling Wheel Fire Puja Teaching
      聲聞乘道次第概述 || Teaching on Sravakayana
      大悲觀世音菩薩與圓融自在的人生 || Avalokitesvara And a Happy Life
      大威德金剛火供法會開示 || Yamantaka Fire Puja Teaching
      十二緣起支 || Teaching on Dependent Origination Pratityasamutpada
      迴向願文 || Teaching on Dedications
      如何斷除對此生的貪著 (噶當十秘財) || How to Get Rid of Attachments in This Life
      如何斷除對來生的貪著 || How to Get Rid of Attachments to Samsara
      菩提心的殊勝 || Teaching on Merits of Bodhicitta
      暇滿難得 || Teaching on Precious Human Rebirth
      死無常 || Teaching on Impermanence
      觀修菩提心的方法 || Teaching on Bodhicitta Practice
      浴佛法會開示 || Vesak Day Teaching
      菩提心的功德利益 || Teaching on Merits and Benefits of Bodhicitta
      Teachings on Je Tsongkhapa’s Three Principal Aspects of the Path
      大乘長淨戒開示 || Mahayana Vow Teaching
      大年初三祈願法會開示 (談煙供及護法的供奉) || Smoke Puja and Protector Offering Teaching
      藏傳佛教的內涵 || Teaching on Tibetan Buddhism
      皈依開示 || Teaching on Taking Refuge
      三十五佛禮懺法教授 || Thirty Five Confession Buddhas Teaching
      大禮拜的功德 || Benefits and Merits of Prostration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