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緣起支 || Teaching on Dependent Origination Pratityasamutpada

Table of Contents || 目錄
    Add a header to begin generating the table of contents
    Scroll to Top
    Table of Contents || 目錄
      Add a header to begin generating the table of contents

      生死輪迴圖

      昔日,中印度的「郢間國」國王收到邊地的「烏仗仰那國」國王所致贈的貴重禮物,郢間國王猶豫著不知選擇何種寶物回贈烏仗仰那國王較為適當?最後,決定將他最珍視的六道輪迴圖贈與烏仗仰那國王,烏仗仰那國王看到六道輪迴圖之後,內心生起極大的證量,從而即身證得阿羅漢果。

      生死輪迴圖目前流傳有數種版本。此圖由內至外共有三層圓圈,最內層為雞(象徵)、蛇(象徵)、豬(象徵)三種動物,表示眾生之所以於輪迴中流轉不止的原因,即是由於受煩惱牽引所致。

      第二層為六道輪迴的情形,其中阿修羅又稱為「非天」,其心續的本質與天人相同,因此,亦有將天人阿修羅歸為一類而稱為「五趣」。

      六道眾生的身形有向上與往下的差別,象徵眾生若努力行善能逐次上升人天善趣,若造惡則下墮於惡趣之中。

      第三層為十二緣起支,說明眾生輪迴中流轉的原因與情形。此三層圖均為面目猙獰可怖的閻羅死主,以銳利的爪牙所牢牢箝制住,象徵上至無色界有頂天,下至無間地獄,只要是在三界六道中流轉的眾生,對於自己的生死不具有任何自主的能力,無法擺脫死無常的掌握,完全聽任閻羅死主所宰制。

      緣起一: 無明

      十二緣起支以無明為開端,關於無明的定義,依佛經的記載:無明是一種非善與虛假的情境,與諸法的真實性—空性相違背。諸法乃是由因聚合而暫時存在並顯現其作用,沒有任何一法能不待因而自生,皆不具有獨立自存的自性,因此,諸法的本質乃為無自性空性)。若執著諸法是獨立自存,皆具有真實的內涵,此種與諸法真實性相互違背的愚昧心態,即為無明

      此外,亦有將無明定義為昧於因果的心態。若依中觀應成派的見解,無明為昧於「補特伽羅」人無我與法無我的真實意涵,從而執持人我與法我(色、聲、香、味、觸、法與色、受、想、行、識)皆具有自性,此種執著人我與法我皆具有自性無明,是與生俱來而非由暫時的「遍計所執性」(唯識三性之一,意為執著依他而生起的諸法為實有的心態)所施設,因此,是一種俱生的無明

      六道輪迴圖中,以失明且拄著柺杖的老婦人比喻無明眾生因受無明的牽引,昧於諸法無自性空性)的真實意涵,亦昧於業果的義理,從而不斷造作惡業,使自己於輪迴中流轉不止。因此,俱生無明可視為「因位的等起」(動機),使眾生的心續生起,覆蔽了眾生清淨的本性,牽引眾生不斷造作惡業。宗喀巴大師於其所著作的「金鬘疏」(現觀莊嚴論的註釋)中,將昧於諸法無自性無明,稱為「因位」的無明;而將昧於業果無明,稱為「時位」的無明。於菩提道次第廣論中,則將無明的定義同時安立為昧於諸法無自性業果等兩種意涵。

      六道輪迴圖中,將無明描繪為左手拄著柺杖、彎腰駝背的失明老婦,其原因在於:失明的人由於看不見外界的事物、分不清楚方向,容易使自己身陷險境與困厄之中而不自知,從而導致須承受諸般痛苦無明亦是如此,有情眾生由於受無明的蔽障,不斷造作惡業,導致自己於輪迴中流轉不止,承受著無量無邊的苦楚,因此,無明乃是輪迴的根本。

      緣起二: 行

      第二緣起支為「行」,意指造業、作業。眾生由於無明的等起(原因),不斷造作各式各樣的業,進而取得來世的有漏身。業可分為非福業、福業、不動業三種,眾生因為昧於業果的道理,而造作惡業,導致來世淪墮三惡道,此即為非福業;雖了知業果的道理,然因昧於諸法的真實義(空性),而造作十善業,來世往生於人趣或欲界天,此即為福業;雖能修持禪定,然亦因昧於諸法的真實義,來世往生於色界無色界天,此即為不動業。以上乃就總體而言,論述造作非福業、福業與不動業的眾生來世往生的情形;若就個別而言,造作非福業的眾生,由於造業的差別,來世往生與所造作的業相隨順的各種地獄餓鬼畜生,其投生的處所不盡相同;造作福業的眾生,由於造業的差別,而往生為人或欲界的六重天(四天王天夜摩天三十三天…),壽命與福報亦不盡相同;造作不動業的眾生,亦以造業的差別,而可能往生色界的十七重天或無色界的四重天。

      六道輪迴圖中,以製作陶瓷器的工人比喻「行」。陶瓷工人將陶土置於轉盤之上,由其決定將陶土捏製成何種形狀與用途的陶瓷器。眾生即如工人一般,由自身造業的不同,決定自己來世將往生何處?

      緣起三: 識

      第三緣起支為「識」,識可分為「因位識」與「果位識」兩種階段。眾生由於受無明的牽引而造業(行),於心續中留下習氣,此即為「因位識」;由心續中所遺留的因位識感得來世意識入住母胎,種子成熟現為果報,此即為「果位識」。六道輪迴圖中,將「識」描繪為一隻活蹦亂跳的猴子處在有六個窗戶的空屋之中,六個窗戶分別象徵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活蹦亂跳、不安於室的猴子象徵心識,心識藉著六根與外界六塵(色、聲、香、味、觸、法)接觸,產生各種樂受與苦受,復由樂受與苦受引發煩惱,受煩惱牽引而造業,從而導致眾生輪迴中不停的流轉,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因此,行者欲從輪迴解脫,必須調伏散亂不已、片刻不得安寧的心識,將奔馳不止的心猿與意馬牢牢拴住,避免繼續放任其滋生事端。

      緣起四: 名色

      第四緣起支為「名色」,「名」即受、想、行、識四,「色」即色蘊三界之中,除了無色界僅有受、想、行、識四,而不具有色蘊之外;色界欲界皆五具足。若就胎生而言,色蘊代表意識最初入住母胎的「羯羅藍」位;是故,「名色」合稱即表示五六道輪迴圖中,以有船夫撐划渡河的舟船或有人居住的帳棚比喻「名色」,無論是舟船或帳棚,均需要各種材料與零件聚合起來,方能成型且發揮作用,象徵眾生所獲得的身必須由五聚合而成的意涵。

      緣起五: 六入

      第五緣起支為「六入」,「六入」即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成熟的階段,處於母胎中的眾生,其六根雖已成熟,但與六根相互配合的六識(眼、耳、鼻、舌、身、意)則尚未發展完成,無法產生作用,因此,無法與外界的六塵(境)產生接觸,須待六識完備之後,方能產生「觸」。此時,六根的本質不受外境影響。六道輪迴圖中,以有六個窗戶的空屋比喻六入,六個窗戶比喻六根,屋內空無一人比喻六識尚未完備。「名色」與「六入」皆表示眾生入住母胎獲得異熟身(第十一緣起支—「生」)之後的階段。

      緣起六: 觸

      第六緣起支為「觸」,處於母胎中的眾生,其六識已發展完備,六識藉由六根與外界的六塵產生作用,從而產生「觸」。此時,根、境、識已然開始相互影響。六道輪迴圖中,以接吻的人比喻「觸」,其意涵在於「觸」必須由根、境、識三者相互接觸,方能產生作用。

      緣起七: 受

      第七緣起支為「受」,由於根、境、識三者開始產生作用,此時眾生對於可意(喜愛)境會產生樂受,對於不可意(厭惡)境會產生苦受,對於非可意亦非非可意(中庸)境會產生捨受。六道輪迴圖中,以被箭射入眼睛的人比喻「受」,眼睛是人們最敏感的器官,平時只要有一顆沙粒飛入眼中,即令人感覺非常不適,更何況是被箭射入眼睛!此比喻說明當六識藉由六根與六塵開始接觸,將產生強烈的樂受、苦受與捨受等諸多覺受。

      緣起八: 愛

      第八緣起支為「愛」,「愛」由「受」而來,眾生對於喜愛、厭惡與中庸三種外境,會產生樂受、苦受與捨受三種強烈的覺受,內心對於樂受生起著的心念,對於苦受則生起厭離的心念。六道輪迴圖中,以手握酒瓶狂飲不止的酒鬼比喻「愛」,由於酒鬼已酗酒成癮且嗜酒如命,因此,欲令其戒酒已不可能。以此說明眾生對於樂受的貪愛與對苦受的厭離的強烈執著,已到了無法須臾暫捨的程度!

      緣起九: 取

      第九緣起支為「取」,「取」源自於「愛」,由於眾生對樂受的貪愛與對苦受的厭離具有強烈的執著,對樂受與苦受所產生的境生起極強的取心,從而毫無饜足地執取各種樂受與苦受。六道輪迴圖中,以在樹上摘取水果實用的猴子比喻「取」,猴子摘取水果時,無論果實是否成熟?均隨意採摘,且邊食用邊摘取,經常將果實咬食數口即棄置於地,得無饜地繼續摘取其餘的果實食用,眾生對於樂受與苦受的取亦復如是。

      緣起十: 有

      第十緣起支為「有」,眾生無明而造業,於心續中留下習氣,稱為「因位識」,經由「愛」與「取」的潤澤與滋養,「因位識」即隨著「愛」與「取」力量的牽引,肯定獲得來世的有漏身,此即為「有」。若缺乏「愛」與「取」的滋養,則「因位識」並無法取得來世的生命。六道輪迴圖中,以孕婦比喻「有」,婦女受孕之後,必須經過十月懷胎,方能產下一位健全的嬰兒,以此說明「因位識」必須藉由「愛」與「取」二種助,方可逐漸成熟,進而獲得來世的生命

      緣起十一: 生

      第十一緣起支為「生」,「因位識」經由「愛」與「取」的滋潤,肯定獲得來世的生命,當意識最初入住母胎的剎那,即為「生」緣起支的開始。六道輪迴圖中,以正在分娩的婦女比喻「生」。

      緣起十二: 老死

      十二緣起支為「老死」,意識最初入住母胎的剎那屬於「生」緣起支,下一個剎那起,即屬於「老死緣起支,「老」的定義並非年齡大於一定歲數以上的眾生,而是指眾生的有漏身不斷成熟轉變,與前一剎那的身有所變化與差異時,即為「老」的意涵。意識入住母胎後,眾生身即不斷變化,是故,屬於「老」的階段。「死」的定義為意識棄捨並遠離相隨順的其他四(色、受、想、行),使有漏身趨於壞滅,此即為「死」的意涵。六道輪迴圖中,以背負死屍的老人比喻「老死」。

      眾生由於受「無明」與「行」的影響,而不斷造業,導致自己於輪迴中流轉不止,在無色界有頂天欲界的無間地獄之間,上上下下流轉不止,或往生為具足極大權勢的梵天帝釋,受用著無量無邊的榮華富貴;或墮入地獄之中,承受著難以忍受的痛苦。如同汲取井水的水桶一般,被繩索牢牢的繫住,時而被拋入井中,時而被拉起,完全無法自主!究其根源乃在於眾生輪迴著,對於輪迴著的心即是繫縛水桶的繩索,若不能捨棄對輪迴著,即無法斬斷輪迴的束縛,遑論能獲致解脫

      有一位國王請示佛陀:「若世間的本質皆為痛苦,則何者才是究竟的安樂呢?」佛陀回答說:「究竟的圓滿與安樂即是涅槃。」國王又問:「為何涅槃是究竟的圓滿與安樂呢?」佛陀回答說:「涅槃能究竟止息因我執所產生的分別心,煩惱所導致的過患,六道有情眾生所有的生、老、病、死、飢餓、冷熱等痛苦,安住於諸法的真實義—空性之中,證得一切種智,具足無上的利益與神變,能因應眾生的因與希願,任運示現各種方式與形相,以度化有情眾生,圓滿有情眾生的願望,故為最究竟、殊勝的圓滿與安樂。」行者既已皈依佛門成為佛陀的追隨者,應當戮力追求佛陀所開示的圓滿境界,生起自己必須自輪迴中獲致解脫的強烈心願,徹底地遠離輪迴,而非希求自己能獲得輪迴中的所有短暫安樂。

      能引支、所引支、能生支、所生支

      行者欲自輪迴中獲致解脫,必須生起堅定的出離心;欲生起堅定的出離心,必須觀察與了知輪迴的種種過患;欲了知輪迴的種種過患,必須觀修十二緣起支。十二緣起支除了個別講述其意涵之外,尚有二重因果的分類方式,例如,「行」緣起支的特性即是無常無常與行是一體的兩面。十二緣起支亦可分為「能引支」、「所引支」、「能生支」、「所生支」四種支分。能引支包含無明、行、識當中的因位識;所引支包含識當中的果位識、名色六入、觸、受;能生支包含愛、取、有;所生支包含生、老死無明如同播種的農夫,行如同種子,意識如同田地,農夫將種子播種於田地之後,種子經過一段時日,可能會發芽、開花與結果,由於無明而造業(行)於意識中所種下的因位識,能牽引將來所須承受的果報,故稱為能引支。種子種入田地之後,將來能否發芽、開花與結果?端賴陽光、水分、養分等外配合;因位識亦必須藉由愛、取二種外的配合,方能確定牽引眾生流轉至來世,成熟將來所須承受的果報,果報成熟時,即為「有」緣起支,故稱愛、取、有為「能生支」。行者此生由於行善所造作的福業,必須藉由愛、取等外不斷令其成熟與增長,待因位識具足力量可牽引行者往生人天善趣之後,即進入「有」緣起支的階段。

      能引支過渡至所引支中間可能經過一世,亦可能經過許多世的間隔,方能成熟;但能引支經由能生支的滋潤,必定於來世即能牽引出所生支,其果報成熟的時間絕不會超過下一世;因此,能引支是所生支的遠因,能生支則是所生支的近因。「生」與「老死緣起支是因位識經由愛、取、有滋潤所生出的結果,故稱為所生支。生與老死將相續引生果位識、名色六入、觸、受,因此,所引支亦為能引支與能生支所牽引的結果。能引支為因位識所引生的結果,故稱為所引支。能引支是因,所引支是果;能生支是因,所生支是果;四種分支之間具有二重因果的關係。

      行者由於自身精進的修行,於意識中植下將來往生淨土的善因,此即為能引支;植下善因之後,行者復發願能往生淨土,此即為所引支的「愛」;不僅發願一次,且能持續不斷的發願,此即為「取」;善因經由不斷發願的滋潤而逐漸增長,已然成熟且具足力量肯定能牽引行者往生淨土,此即為「有」;生命終了之後,往生淨土世界,此即為「生」;往生淨土之後,所感受的各種異熟的身,此即為果位識、名色六入、觸、受等所引支。

      十二緣起支的循環過程,快者能於二世的時間圓滿循環一次,慢者則需三世的時間方能圓滿,且此三世並非皆是連續不斷的,其間可能經過許多世的間隔。例如,行者於此生同時造作了往生人趣與天趣的善業,此生由於受往生人趣的愛、取所潤澤,從而於來世投生為人,如是,此生所造作往生人趣的善業,於二世的時間即已圓滿;而往生天趣的善業,則須經歷一世乃至多世往生天趣的愛、取所滋潤,而於第三世投生為天人,如是,此生所造作往生天趣的善業,可能經歷許多世的間隔,方於第三世圓滿。

      世親菩薩於「俱舍論」中,非常詳盡地講述十二緣起支,他認為行者經由努力觀修十二緣起支,對於輪迴無始無盡的實相,將能生起堅定的信解。例如,藉由觀修十二緣起支,行者將能明瞭此生所承受的果報,乃是由過去世的無明牽引而造業,於意識中植下因位識,復經由愛、取的潤澤,感得此生須承受因位識成熟的果報,如是思惟,可斷除執著沒有過去生、不承認業力邪見。此生復受心續中的無明煩惱所牽引,而不斷造作各式各樣的業,經由愛、取的滋養,未來肯定將繼續於輪迴中流轉,感得由此生造作的業所引生的生與老死。過去的因導致現在的果,現在的愛、取則將繼續使過去的因成熟,而感得未來所獲得的異熟果報,輪迴實相即是如此無窮無盡,行者了知輪迴實相之後,當能生起堅定厭離輪迴的心念。

      十二緣起支亦可分為惑(煩惱)、業、苦三類,惑包含無明、愛、取,業包含行、有,苦包含名色六入、觸、受、識、生、老死。惑與業可歸為四聖諦中的「集諦」,苦可歸為「苦諦」。此外,若將十二緣起支均視為煩惱,則屬於惑的無明、愛、取可視為由煩惱所引起的煩惱;屬於業的行、有可視為由業所引起的煩惱;屬於苦的名色六入、觸、受、識、生、老死可視為由識所引起的煩惱(基位的煩惱)。

      十二緣起支產生的順序檢視,行者此刻正處於異熟果報成熟的階段。此生所獲得的身是由過去生受無明牽引所造作業的種子,經由愛、取的滋養,使異熟果報於此世成熟。然而於無數次的輪迴流轉之中,行者所曾造作業的種子數量多不勝數,種子若能獲得愛、取的潤澤,將牽引行者繼續於輪迴中流轉不止,承受各種異熟的果報,輪迴的巨輪亦將永無止盡地轉動下去。然而行者可曾反思:何人令自己於輪迴中流轉不止呢?答案是行者自己,如同一部車子若不添加油料,數日之後,必然停止無法繼續前進;行者卻由於受無明的牽引,而不斷造業;以愛、取滋養業的種子,繼續為輪迴的巨輪添加油料。是故,行者應下定決心精進修持十二緣起支的還滅門,將意識中業的種子予以淨除,使輪迴得以遮止,不復繼續轉動,從而使自己能獲致出離與解脫

      促使行者於輪迴中流轉不止的根源,即在於行者心續中的煩惱,而乃是由無明所產生;因此,無明乃是輪迴最根本的原因。六道輪迴圖內圈之中,繪有雞、蛇、豬三種動物,雞象徵貪欲,蛇象徵恨,豬象徵愚,由於貪欲恨是由愚所產生,所以六道輪迴圖將雞與蛇描繪為自豬的口中所生出,即說明此種意涵。

      六道輪迴中,第二圈繪有眾生下墮與上昇的情形,象徵眾生煩惱的牽引,而不斷造作各種的業,造作福業與不動業者,來世往生人天善趣;造作非福業者,來世墮落惡趣,如是不斷下墮與上昇的情形。另一種畫法則是將往生六道(五趣)眾生